骗保?车祸后四肢截瘫,6年庭审,最高法院终判得335万澳币赔偿

近日,一则华人男子遭遇惨烈车祸后获得335万澳币天价赔偿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

作为昆士兰车祸理赔专家,今天逸升法律(Ascent Lawyers)就带大家揭开背后的疑点和真相。

 

1. 案情回顾

2013年9月的一天,来自台湾的李先生一家人乘坐着他们的Toyota Tarago(银色车),驰骋在去North Stradbroke Island 的路上。但谁都不曾想到这竟是他们最后的幸福时光……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李先生的座驾结结实实的撞上了迎面疾驰而来的Nissan Patrol(黑色车)。经过车祸责任认定,李先生一家所乘的Toyota是有过错的肇事方。

这次的惨烈车祸造成了李先生的长子,时年17岁的李连阳(Lien-Yang Lee,音译) 四肢永久性瘫痪!李先生的妻子以及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面对如此惨烈的交通事故和高额的医疗费用,作为乘客的李连阳随即向自家车的第三方强制保险公司RACQ(Compulsory Third Party, 简称CTP)申请了人身伤害理赔

不料,RACQ认为李连阳是肇事司机不具备理赔权利,为了获取赔偿谎称父亲是肇事司机。RACQ因此拒绝了其理赔申请。

双方争论不下,最终告上了法庭。

 

2. 三次截然不同的判决

李先生一家的诉讼过程十分曲折,总共经历了三次庭审,三级不同法院的审理,耗时6年,案件的情形也经历了两次过山车般的大反转:

一审:李连阳胜诉

李连阳胜诉,并获赔44万澳币。

二审:RACQ胜诉

RACQ胜诉,李连阳需返还获赔的44万澳币,并额外支付23.5万澳币给RACQ。

详情请查看:《震惊!经历惨烈车祸后反赔CTP保险公司?!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再审:李连阳胜诉

李连阳胜诉,获赔335万澳币。

 

3. 车祸后可以申请理赔吗?

车祸中的非过错方如果受伤了都有权利向第三方强制保险公司CTP(Compulsory Third Party)申请理赔。大家在每年续交Rego时都会被要求强制购买CTP保险,是为了保证车祸中无过错伤员获得应有的赔偿。

 

敲黑板!

CTP理赔只针对无过错的伤员!

 

欲知更多详情请查看:

《赔偿法 | 在昆州出了车祸,人受伤怎么办?》
《赔偿法 | 车祸理赔 – 受害者篇》

 

可能是受害方车辆的乘客,也有可能是肇事方车辆的乘客,还有可能是路上因为车祸意外受伤的行人。只要他们不是直接造成车祸发生,就有权申请CTP理赔。但作为肇事方司机,本身是有过错的,CTP则拒绝赔付。

本案中,因车祸致残的李连阳能否获得保险公司赔偿,就取决于他是不是肇事司机。如果李连阳是肇事司机,是过错方,则无权申请CTP理赔。如果他只是车上的乘客,因为司机的过错而受伤,则有权向所乘坐车辆的CTP保险申请理赔。

 

4. 理赔双方争议核心 – 究竟谁是司机?

李先生一家遭遇车祸,虽然过错在李父,但作为乘客的李连阳因为车祸造成四肢永久瘫痪,理应得到保险公司RACQ的赔偿。但RACQ不这么认为。

谁是司机?这个事实的认定决定了整个案件的性质以及走向。如上所说,CTP保险只保无过错伤员。而根据法庭文书记载,在车祸责任认定中,李先生一家所乘的Toyota是肇事方,是过错方。

CTP保险公司RACQ拒绝了李连阳的理赔,并认为李连阳才是车祸发生时的司机。

他们的依据是,法医Dr Robertson鉴定,驾驶座安全气囊上有李连阳的血迹。保险公司认为李连阳才是真正的司机。李连阳一家在车祸发生以后,为了骗取赔偿金,让驾驶座上的李连阳和后座父亲换了位子,伪装成父亲是司机的假象,目的为了骗保。驾驶座安全气囊上的血迹正好能证明李连阳在车祸发生时处于驾驶座而非后座,其脸部、牙齿等部位受伤出血而直接沾染到了安全气囊上。

RACQ二审时以涉嫌“保险欺诈罪”将李先生一家告上法庭。

庭上,李连阳和其母亲证明说是父亲开的车。李连阳解释说,驾驶座安全气囊之所以会有血迹,是因为是车祸发生后,作为司机的父亲为了检查李连阳的伤势而致使手上沾染上了他的血迹,从而间接的蹭到了驾驶座前方的安全气囊上。

但因为利益相关性,李连阳和母亲作为证人的证明力较弱,以至于二审法院裁定李连阳一家败诉,不仅要返还保险公司第一次赔付的44万澳元,还要额外赔偿保险公司23.5万元的损失。

 

5. 真相大白

李家蒙冤受屈,李连阳承受着终身四肢瘫痪的痛苦,他们一心要讨回公道。在车祸理赔律师的帮助下,案件再次上诉受审。

上诉法院经过仔细综合考量,认为李父才是真正的司机。为李连阳扭转乾坤的关键证据是:

受害方车辆的司机证言称,他在车祸后下车查看情况时,发现肇事方车辆中三个孩子是坐在后排的,父亲是司机,母亲坐在副驾驶。

由于受害方车辆的司机从车祸发生到下车查看情况,时间间隔非常的短。这么短的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在车内调换前后排座位的。也就是说RACQ所认为的,李连阳在车祸后为了骗取理赔而与后座的父亲换了座位,伪装成父亲开车的假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么驾驶座上的安全气囊究竟是哪里来的呢?

经过综合分析,应该是像李家所说的那样被间接蹭上去的,因为:

驾驶座安全气囊上李连阳的血迹并非唯一可采信的孤证,还有其他证据可以可以相互印证和进行推论。在前面认定谁才是真正的司机时,已经证明过父亲在极短的时间内是无法做到将儿子从驾驶座移动到后座的。那么虽然安全气囊上有儿子李连阳的血迹,也不太可能是因为李连阳在车祸时处于驾驶座与安全气囊直接碰撞而沾染上去的。更可能是父亲在检查儿子李连阳的伤势时,通过手间接蹭上去的。

根据工程师Dr Grigg 的供词,安全带的运行以及构造原理使得车辆发生碰撞时司机会被立刻限制在驾驶座上。RACQ所认为的,血迹是由于李连阳在车祸时处于驾驶座而在与安全气囊碰撞沾染上去的情况,实际上是先入为主默认了司机没有系安全带。否则是无法造成严重的面部伤害,将大量鲜血沾染上安全气囊的。

但上诉法院通过各项证据综合分析得出结论,司机是系了安全带的。在这种情形下,安全气囊上李连阳的血迹更可能是如李家所述,在李父检查儿子伤势时被间接蹭上去的。

 

6. 结语

最高法院最终判定李连阳是和他的两个兄弟坐在车子后排座位上的,李父是司机。故此,作为无过错的乘客,其所乘坐车辆的CTP保险公司RACQ应该给予赔偿。

RACQ最终向李连阳赔付了335万澳元,这包括了他的康复治疗费用、误工费以及未来开销等。此外,RACQ还需要承担李连阳一方的诉讼费用。

这起耗时6年的官司终于迎来了最终判决,在理赔律师的帮助下,李先生一家也终于苦尽甘来。

 

维权的道路或许漫长而曲折的,但不论如何请您记住,逸升法律(Ascent Lawyers)和您共进退!那么本期逸升法律的内容到这里就结束啦。

如果您有任何车祸理赔的疑问,请随时联系我们。逸升法律(Ascent Lawyers)时刻准备着为您服务!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版权属于逸升法律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文仅供参考,不可视为法律建议。逸升法律不对任何依赖本文内容而采取或不采取行动导致的法律责任。具体个案请联系本事务所进行咨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