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Cover给了“一次性赔偿”offer?先不要着急接受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人移居到澳大利亚生活和工作。在工作中受伤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一旦发生了,我们应该懂得如何为自己争取最大的权利。

 

 

1. 什么是WorkCover?

WorkCover 是法律强制要求雇主为雇员购买的一种工伤保险。如果雇员因公受伤,无论事故的责任方是谁,WorkCover会赔偿雇员受伤期间不能上班所损失的收入,以及相应的医疗、交通费用等。

 

 

2. 向WorkCover 索赔

雇员在工作期间受伤后,可以向WorkCover 进行工伤理赔。理赔流程通常是:

  1. 由雇主/雇员/医生向WorkCover递交理赔申请
  2. WorkCover 接受后即开始了第一阶段的理赔,为理赔者支付医药费、交通费以及工资损失
  3. 伤情稳定后,WorkCover会安排专家医生鉴定受伤程度,接着会提出一次性赔偿金额

很多理赔者在这个阶段并没有委托律师代理,也不是很清楚理赔流程。

紧接着就收到了WorkCover的一次性赔偿(lump sum offer)。

且慢,先不要着急接受这笔赔偿金,因为根据受伤程度的不同,您可能会拿到更多应得的赔偿。

在获取专业律师建议之前,请不要接受WorkCover的一次性赔偿

逸升法律为受伤雇员提供此类案件的免费咨询服务。

我们可以直击要点具体分析您的风险与利益,尽可能的将您的利益最大化。

如果案情并不乐观,我们也会如实告知您。

总之,无论您是向我们咨询前还是咨询后接受这笔“一次性赔偿”,我们都不会从中收取咨询费或者律师费。

有的客户在向律师咨询后,决定接受第一阶段的赔偿金,不再继续进行第二阶段的索赔。

这种情况下,有的律所可能会收取高达“一次性赔偿”的50%作为律师费

在此,逸升法律承诺,在第一阶段索赔不从中收取法律费用,客户可以100% 获得他们的WorkCover“一次性赔偿”。

 

3. 伤残鉴定

在第一阶段索赔中,WorkCover在向您开出“一次性赔偿”之前,需要您进行伤残鉴定。其目的就是评估您受伤的严重程度,以计算出一次性赔偿金的数额。

伤残鉴定结果一般以百分比体现,通常在0% – 100% 之间,百分比越高意味伤情越严重。

如果您对伤残鉴定结果存有异议,需要在20个工作日内提出异议,当然在此之前,我们建议您先向律师咨询一下是否有必要。

 

4. “一次性赔偿”是怎么算出来的呢?

一次性赔偿是按照伤残鉴定结果计算出来的。

对于伤残鉴定在30% 以下的伤情,最高法定赔偿金为$307,385澳币。一次性赔偿金是通过将最高法定赔偿金乘以伤残鉴定结果计算得出的。

例如:

  • 伤残鉴定结果是1%:一次性赔偿 = $307,385 x 1% =$3,073.85
  • 伤残鉴定结果是2%: 一次性赔偿 = $307,385 x 2% = $6,147.70
  • 伤残鉴定结果是3%: 一次性赔偿 = $307,385 x 3% = $9,221.50

 

 

5. 我有哪些选择?

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工伤索赔程序,收到“一次性赔偿”的offer后就随便接受了,并不知道可以申请第二阶普通法赔偿,因而也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其实,收到“一次性赔偿”的offer后,您有以下选择:

如果您的伤残鉴定结果低于20%

  • 你可以接受伤残鉴定结果和“一次性赔偿”,并决定不再进行第二阶段索赔。
  • 也可以拒绝“一次性赔偿”,并申请第二阶段普通法赔偿,“一次性赔偿”的offer就会作废。

 如果您的伤残鉴定结果高于20%

  • 您有权同时接受“一次性赔偿”并申请第二阶段普通法赔偿。当然,在做决定前,我们还是建议先问问律师的专业意见。

 

6. 什么是第二阶段普通法赔偿?

第二阶段的索赔是通过普通法申诉进行的。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进行第二阶段索赔,需要证明事故是由雇主的过失造成。

如果事故责任方在雇主,进入第二阶段后,受伤的雇员需要参加律师安排的专家医生鉴定,然后律师会根据伤情报告计算您未来的经济损失,显而易见,这部分的赔偿金肯定比第一阶段要多。

普通法赔偿通常会涵盖以下几个方面: 

  • 经济损失:其包括已经造成的和未来可能产生的经济损失。包括工资、养老保险金、加班费和奖金。该金额的计算也会考虑到您的伤情可能会对未来的升职机会造成的影响
  • 医药费:其包括您因病而支付的医疗费和路费,和未来可能会支付的医药费
  • 病痛和折磨:该金额是根据伤情鉴定来计算的
  • 护理费用:其包括无偿或有偿护工提供服务的费用

 

7. 一次性赔偿 VS 普通法赔偿

简言之,普通法赔偿可以让您申请法定“一次性赔偿”以外的赔偿金。

我们来看以下案例对比:

2014年10月,一位叫Frank Mills的男子在BHP工作过程中受伤,造成了其颈椎和右肩损伤。

随后他申请了WorkCover第一阶段理赔。WorkCover安排的专家医生鉴定报告显示他的伤残程度为12%,并给出一次性赔偿的offer,金额为$36,886.20

Frank并未接受一次性赔偿,而是委托律师帮他申请第二阶段普通法赔偿,并最终得到了$1,013,131.89的赔偿金。这显然是天壤之别!

所以我们提醒大家,在对待索赔类事件,不要轻率,委托律师处理可以帮您最大限度争取应有的权利。

如果您或您身边的人有类似的困扰,请随时联系我们,逸升法律时刻准备着为您服务。

 

[更详细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版权属于逸升法律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本文仅供参考,不可视为法律建议。逸升法律不对任何依赖本文内容而采取或不采取行动导致的法律责任。具体个案请联系本事务所进行咨询。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